大学生被“官二代”打死:父母或为钱放弃追责

发布时间:2015-04-14 16:22:02
大学生被“官二代”打死:父母或为钱放弃追责
1月30日下午,在岳麓区观沙岭医院门口,郭彬殴打谢本宗后逃走。南都记者 罗煜明 摄
1月30日下午,在岳麓区观沙岭医院门口,郭彬殴打谢本宗后逃走。南都记者 罗煜明 摄

  据新华社电 记者10日晚从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获悉,近日备受关注的一名24岁青年惨遭“公职人员”打死案的犯罪嫌疑人郭某,已于10日被依法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批准逮捕。

  7日晚,有网帖反映,湖南醴陵24岁青年谢某在长沙市梅溪湖公园被“官二代公务员”郭某活活打死。记者从长沙警方及案发地目击群众处获悉此事的大致经过:1月30日下午,受害人谢某在梅溪湖公园被犯罪嫌疑人郭某(郭系长沙市安监局工勤人员)的狗咬伤。当天17时左右,在岳麓区观沙岭医院门口,两人因赔偿问题发生纠纷,郭某殴打谢某后逃走。谢某在送医院后,于2月4日医治无效死亡。

  在疑犯居住地、工作单位等处布控的同时,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通过郭某家属敦促疑犯于2月1日上午投案自首。

  长沙市政法机关有关负责人10日表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目前犯罪嫌疑人郭某归案后当事双方已经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在民事赔偿之外政法机关将继续严肃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郭某的刑事责任。

  1月30日下午4时许,24岁的大学毕业生谢本宗,在长沙梅溪湖公园被长沙市安监局32岁司机郭彬所带宠物狗咬伤,随后他向郭彬展开了近10公里距离、约1个多小时的持续索赔。

  当天下午5时许,谢本宗在他索赔的最后一站—长沙市银杉路331号观沙医院门前,被郭彬殴打,随后入院不治身亡。

  青年的葬礼

  2月9日入夜,位于106国道边的船湾村不时传来鞭炮声和乡村葬礼上的民间神汉吟唱,谢本宗家的一楼饭厅,摆着一口棺材,棺材前方是他青春的彩色证件照,吃毕白事宴席的乡邻相继散去,棺木旁有零星扶棺哭泣的亲属。

  虽然还没有嫁给谢本宗,但吴海语还是带着父母,来到男朋友家送他最后一程。在吴海语眼中,1.73米的男朋友无论在校还是出社会创业,都十分勤奋。她说,自己是谢本宗湖南人文科技学院的师妹,由于家庭情况不好,谢本宗在校时勤工俭学做小生意补贴日常开支。

  谢本宗的父亲谢建华,头发和眉毛已经花白,58岁的他除了种庄稼之外,还有一份乡村泥水工的副业。位于106国道旁的谢家房屋,加上地下室一共有四层小楼,与别家不同的是,他们家的房子各层年代都不尽相同。

  谢建华说,这栋四层楼总共花费了他将近6年的时间,才真正完工。因为他和患有腿疾的妻子王金莲,要供大女儿、二女儿以及幺子谢本宗上学。3个子女中,幺子谢本宗最后实现了他的愿望,于2010年从醴陵的一所高中,考上了湖南人文科技学院体育舞蹈专业。

  大学四年的每个学期,谢建华从自己做泥水工的报酬中,分一两次给儿子做学杂费和生活费,他不记得每次给了多少,但他知道“应该是不够用”。他说,醴陵的泥水工,一天的酬劳有时“80元都不到”。

  村庄附近一个开过服装厂的妇女说,谢本宗的母亲王金莲虽然瘸着腿,但多年在服装厂打工,“知道儿子上学,需要钱”。谢本宗的死亡,让乡邻感到哀伤,他们认为“他们家是够苦的”。

  昨日上午8时许,除了众多亲戚,还有同龄的20多名同学,在哀伤中将谢本宗的棺木安葬在了他熟悉的船湾村,1990年出生的谢本宗,生命旅程定格在了24岁。

  致命索赔

  由于信息零碎,目前人们难以确定1月30日谢本宗被狗咬始于何时,但从他的索赔路线图来看,当天下午他从长沙市梅溪湖公园开始,一直索赔到了观沙医院,总共路程走了近10公里。

  谢本宗的手机里,还留有他发给高中同学郭小平的信息,这条内容为“岳华路八方社区医院”的信息有9个字,该条信息显示的时间为1月30日18点47分,这是他和认识的人最后一次联络。接下来,他所接触的人,都是一些如果没有被狗咬伤,就可能永远都不会相逢的陌生人。

  居于长沙的谢斌是谢本宗的二姐,她回忆,在浙江金华开瓷砖店的弟弟,1月29日从浙江金华借道长沙,准备30日去女朋友吴海语家。30日这天,她多次联络谢本宗,叫他到姐姐家吃饭,但谢本宗告诉她正和好朋友郭小平在一起。

  谢斌说,据郭小平叙述,1月30日下午,郭小平和谢本宗这两个高中好友,开着郭小平的车前往梅溪湖公园游玩,当两人下车在公园里走了一阵子后,谢本宗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在了车上,于是他自行折返拿手机。

  在拿手机的过程中,谢本宗与带着小孩正在此地遛狗的32岁长沙市安监局司机郭彬迎面相逢,郭彬所带的两条宠物狗,将谢本宗的左右腿咬伤,其中右腿出血,谢本宗开始了索赔。

  随后,谢本宗上了郭彬的车,前往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这段路程的距离为7公里,在此过程中,郭小平开车在后跟随。到了医院,由于没有疫苗可打,郭彬又载着谢本宗前往1 .9公里开外的岳华路八方社区卫生站,还是没有疫苗可打。最后,郭彬将谢本宗带到了600多米开外的银杉路观沙岭医院。

  由于郭小平对路况不熟,他在尾随郭彬的车辆时跟丢了,于是便有了谢本宗于当天16时47分给他发的“岳华路八方社区医院”指引短信。

  位于银杉路的观沙岭医院,是一间不大的社区医院,正常上班时间医护人员大约为20来人。观沙岭医院前台护士向南都记者证实,当天下午5时许准备下班的时候,两名男子前来咨询打疫苗,最后并没有打。据谢斌所述,当天下午5时19分,谢本宗打电话报警,附近的观沙岭派出所一民警出警,让两人协商赔偿事宜。另据家属提供的一段录音显示,出警民警在谢本宗死后向家属叙述出警情况时称,两人在观沙岭医院咨询得知,谢本宗未来一个月需打5针疫苗,共计1100元,但郭彬只愿意赔偿300元。

  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局政工室对南都记者表示,出警民警的处置没有不当,当天报警人不是谢本宗,而是郭彬,因为他“想赔少一点”。出警民警当时对双方表示,两人可自行协商赔偿金额,如果协商不了,可以到派出所处理。由于要“处理下一宗警情”,加上当时出警民警判断郭彬没有暴力倾向,便离开了观沙岭医院。

  昨日,南都记者实地走访观沙岭医院所在的银杉路,这是一条比较普通的市政道路,车流量一般。事发地是一个下坡路段,商户并不密集,观沙岭医院和两家小餐馆并排在辅路上方的人行道上。多数周边人员对谢本宗被殴一事表示不知情,观沙岭医院医护人员多不愿开口。因此,谢本宗如何被殴致死,其家人至今无法知晓。

  谢斌称,郭小平由于导航不准,他找谢本宗花了很长时间,最后开到银杉路时,看到有人群聚集,他便下车查看,发现谢本宗已经躺倒在地,而郭彬已经不见人影。

  唯有一家小餐馆的人员叙述,事发时他们只知道有人“打架了”,但怎么打的“没有看清楚”,他们确定殴打事件发生后,有“很多人围上去看”,但由于害怕惹事上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哪敢阻止啊”。

  谢建华说,儿子很老实,他“肯定不会先动手”。吴海语说,有人指责谢本宗索赔时说“要去你家住一个月”,她称谢本宗已经买了去邵阳吴海语家的车票,因此这一说法不成立。

  从1月30日下午4时许算起,至当日下午5时许被殴,谢本宗总共花费了1个多小时,走了接近10公里路程持续向狗主郭彬索赔,并因此死于郭彬暴力殴打。

  谢斌说,在家里和姐姐们意见不统一时,谢本宗总是说,“我来给分析给你听……”她认为,认死理不是弟弟的错。 南都记者 罗煜明

  警方回应

  2月5日,郭彬家属和谢本宗家属达成了赔偿84万元的协议,并于当天一次性付清,“调解协议书”中有一个条款为:谢家“放弃追究郭彬其他任何责任”。

  疑犯家庭“很有背景”?岳麓区公安局:疑犯涉嫌犯罪与其家人无关

  获得赔偿后,谢家人心情仍难以平复。回忆谢本宗住院治疗期间,郭彬父亲在有人陪同下前往医院致歉,警方称郭彬2月1日投案自首,拒绝透露郭彬家庭背景,原本答应要陪同谢家一同为老同学讨回公道的郭小平无法联系……这让谢本宗家属猜测郭家“很有背景”。

  对于郭彬家庭背景的各种猜测,岳麓区公安局表示,郭彬涉嫌犯罪与其家人无关,他的家属与本案也没有关联。

  昨日,记者前往长沙市安监局,该局负责外宣的工作人员表示知晓郭彬打人致死,并强调郭彬仅是该局的一名司机。还有工作人员表示,郭彬没有给领导开车,他打人致死是他个人的事,与单位无关。

  出警民警没能阻止刑案发生?岳麓区公安局政工室:出警民警离开无不妥

  出警民警没能阻止刑事案件发生?对此,岳麓区公安局政工室表示,当天报警人为犯罪嫌疑人郭彬,当天出警民警处置时表示如果双方协商不了可以到派出所进一步处理,或者通过诉讼程序解决,由于还有下一宗警情,加上看不出郭彬有暴力倾向,出警民警离开没有不妥。

  疑犯是不是自首?岳麓区公安局政工室:警方布控期间疑犯自行前往派出所投案

  针对郭彬是不是自首的质疑,岳麓区公安局政工室介绍,案发后的1月30日晚,观沙岭派出所介入调查并实施布控,布控期间郭彬逃离,民警遂对其家属做工作,在布控过程中,2月1日郭彬自行前往派出所投案自首。 南都记者 罗煜明